扫黄大队不扫只黄

cp限定:
魔道:all瑶,宋晓薛。
雷曦澄聂蓝,其它好说。
我英:all咔。没了x
雷出轰出,
尤其是曦澄,天雷滚滚。

um,我还想着这cp莫非只有我一个人吃,过了这么久居然开始有人了呢。终于不是只有我一片文章了,挺开心的,有点梗吗,刀的那种。图文我都还👌

也不能算点梗吧。。。。感觉自己快要懒到发霉了。趁着还没彻底退魔道,还想写点什么,或者画点什么吧。
大概方向如图,亲爱的们有什么想法就放评论里吧,如果我可以的话会试试看的。但毕竟我是个垃圾,别对我抱有什么希望。

【曦瑶】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写在前面——
给你们标个大写的HE。
源自空间文手挑战甜虐十题。
请以下面任意一句话为开头写一篇甜文 。
这是1,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ooc的话,我会努力的。
半夜产物,逻辑不清,抱歉。
以上如果ok的话————————————————

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雪停了。

我坐在棺上,看着庙外一片银装素裹,想起了曾经和他一同饮茶赏雪的日子。

可惜了这么大的雪。

我被封在这棺里,离不开这棺十步的距离。
我的魂魄不停的被撕扯,哪怕是现在,我也依旧感到疼痛,只不过这段时日,疼也疼惯了。

有人来了。

我抬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我有些惊讶,因为我之前听到驻守的修士说过,他闭关了。

如今出关,所谓何事?

我才看见他身后背着一张琴,他的面色有些枯槁,眼底泛青,但衣冠尚且整洁,想必是没有休息好。

他走至棺前,坐定,把琴横于膝上。

他要作何,我隐隐猜到几分。

他并不精于问灵,面色不佳,如此看来是为了练习。

果不其然,泠泠琴声响起。我轻声叹气,何苦?

尚在否?
尚在。

他面露惊喜之色,倒是让我生出几分不忍。

可归乎?
不可。

他微愣,似是不甘。

为何事?
身在棺底,不得超生。

可有怨?
有怨。

怨可除?
已除。

若我可以,放你生路…

他没有弹完,似是在思考接下来要如何措辞,我眉头紧皱,打断了他。

不可。
为何?

他看不见我,我明白的。但是他的眼确确实实是望着我的,眼里有倔强,固执,有不安,期待。没办法,这样的他,我总是没办法的。

二哥。

他望向我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

因为你是泽芜君。

他的笑容僵在嘴角。沉默了半刻,他再次动起了手指。

可是,我还是金光瑶的二哥,孟瑶的蓝涣。

这句话,我早就想听了。

可惜,我已经死了。

我感觉到自己笑了,幸福中带着些许嘲讽。

是啊,我已经死了。

许久没有答复,他的神色有些慌张。

阿瑶,蓝曦臣一直心悦于你。除了你,再也无人能让他动情。

我有些发愣,这句心悦,我差点忘了。这句我到死都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心悦,死后却是听到了。

我释然一笑。

你别等我了。我回不去了。
金光瑶死了,他的二哥不要他了,
孟瑶也死了,他的蓝涣跟着他一同安眠。
现在我也死了,那蓝曦臣愿意陪我一起吗?

他沉默了许久,终于展露了笑颜。

好,蓝曦臣也死了,他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解下了他的抹额,伸出一只手。我向前探身,把脸贴上去。

我碰到你了吗?
嗯。

他手掌微动仿佛在摩挲我的脸。

泽芜君,等你完成你的使命,我等你。

不自觉的,我这么说了,他看起来更是开心了。

嗯,我会回来的。

他把身子前倾,我也向前,轻轻的贴上他的唇。

我吻到你了吗?
嗯。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手指轻抚着他系在棺边的抹额。

我离开人世的这个冬天,蓝曦臣也走了,他说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

我不禁轻笑出声,被撕扯的灵魂仿佛也不那么痛了。

END.—————————————————————

写在后面——
看起来比较奇怪,以后会努力的。
望能博君一笑,依旧期待各位的喜欢评论以及推荐。

【曦瑶】成为你手中的星星

写在前面:
现代pa,恶俗八点档的感觉。。。严重跑题emm我是突发脑洞意识流,听着《六等星之夜》就想写了。其实我专写刀的,但是这次端午节没吃上粽子,就写个HE了。当然,中间带小刀刀。OOC的话。。我会努力的。以上ok的话——

“二哥,你喜欢星星吗?”
他这么问,任微风拂过他的发。夏夜的风总是暖的,却意外能够抚平人心中的燥热。夜空由绛紫渡向墨蓝,没有月亮,却是有满天繁星。
“我很喜欢。”
蓝曦臣抬头望向那些嵌在天幕之中的水晶,那是他儿时的梦,就算它看起来虚无又缥缈。忽的肩膀一沉,他偏过头,看着金光瑶头顶的发旋,轻嗅他带着清香的味道。
“那我也喜欢。”
他这么说,蓝曦臣有些奇怪。
“你本来不喜欢的吗?”
肩膀上的脑袋摇了摇,有些闷闷的说:
“本来很喜欢,之后发现无论怎样都抓不到,就不喜欢了。”
忽然,手被握住了,那只比夏天更加温热的手,把自己的手握紧了。
“那就抓住我吧。”
蓝曦臣认真的看着金光瑶,他的眼睛里仿佛也有那万千星辰,金光瑶觉得自己要痴了。
他转而握住蓝曦臣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可不要甩开我呀?”
——————————————————
金光瑶看着窗外的夜空,今天的月亮很大,很圆。却看不到星星。
他听到门外渐渐传来的脚步声,拍拍自己的脸,整理好自己的表情。今天……也许是最后一天了吧。
门开了,金光瑶笑着迎向前。
“二哥,欢迎回家。”
蓝曦臣点点头,进了屋。
“阿瑶,我……”
“二哥,快来吃饭吧。”
金光瑶打断了他要说的话,他不想听,或者说,他不敢听。
蓝曦臣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好坐到桌前。今天的晚饭很丰盛,全都是蓝曦臣喜欢吃的菜。可是谁也没有心情去细细品味,空气中弥漫着压抑。
金光瑶切了一块蛋糕,递给蓝曦臣。
“二哥,我刚学的,尝尝看。”
蓝曦臣没有接,他纠结了许久,还是开口了。
“阿瑶,我……我得走了。你知道……”
“我知道。”
金光瑶再次打断了蓝曦臣的话,他之前从没这样过。
“那二哥,过来,我给你看个东西。”
蓝曦臣点头,起身跟他往里屋走去。
门口却传来了门铃声,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曦臣?还没好吗?”
“好了!我这就来!”
蓝曦臣歉意的看了金光瑶一眼,回身朝门口走去,金光瑶慌忙拉住他的手。
“二哥!等一下,一下!”
“不行,阿瑶,我真的……真的没有时间了……”
金光瑶攥紧了手,咬着下唇拼命摇着头,他含满眼泪盯着蓝曦臣,希望他能再像以前一样,满足自己小小的愿望。
蓝曦臣最看不得他这样的表情,他看不得金光瑶掉一滴眼泪,因为这个人太坚强了,任何一滴眼泪,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曦臣?”
门口传来催促的声音。
“……抱歉。”
蓝曦臣回过神,他略微不舍的看了一眼金光瑶,然后合眸挣开了手。
“不、回来,二哥,二哥你别走……”
回应他的只有关门的声音。
——————————————————
蓝曦臣再一次听到关于金光瑶的消息,是在他结婚的前一天。金子轩给他打电话,问他他把他弟弟藏哪里去了。蓝曦臣慌了,他突然感觉自己珍惜了许多年的宝贝突然就丢了。
电话打不通,消息不在线,他带着人到处去找,旅馆,酒店,公园,他甚至利用职务之便查看了这几天飞机火车和轮船的通行记录,可是哪里都没有他。金光瑶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他找到了薛洋的号码,希望他能给自己提供一些帮助,可不想,对方只是嗤笑。
“呵,谁说他一定走了?他就是不想见你罢了。”
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扔掉了手机,夺门而出。
深夜的路上没有几辆车,正好方便了蓝曦臣在路上驰骋,他无视了所有的红绿灯,来到了他曾经的家。
那个时候他和金光瑶住的不像是现在的私人庭院,是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小区有门禁,蓝曦臣把车扔在路边翻墙进了小区。
一路跑到门前,他按门铃,没有人应。他放弃了撞门的想法,毕竟这周围住的人不少,于是他选择翻窗。
他知道金光瑶喜欢把防盗窗的钥匙挂在窗台旁边,他用手拨开里面的窗子,努力的弯腰去够那串钥匙,他不敢往下看,五楼足够让他死透了。终于够到了钥匙,他几乎是颤着手打开了防盗窗,跃进窗户。
然而,他刚落地就滑倒了。他闻到了一股酸臭的味道,借着光可以看出,大概是已经馊掉的奶油。
他爬起来,周围一片狼藉,散发着臭味,还有各种各样碎掉的东西——房间里能碎的都碎了。
“阿瑶!”
蓝曦臣喊了几声,并没有人应他,他看了卧室,书法,卫生间,厨房,哪里都没有。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扇紧闭的门。
是在那里吗?
“二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二哥,我给你看个东西。”
“二哥!一下、就一下!”
……
蓝曦臣朝那扇门走去,他的手握在了门把上,却迟迟不敢拧开。
他心一横,还是把门打开了。
“阿瑶?……阿瑶!”
他喜出望外,一个人正坐在窗边,抱着膝坐在地上,他还穿着那天的衣服,他找到他了。
他唤金光瑶,金光瑶却没应。他又有些慌神,慢慢的靠近金光瑶,然后轻轻的碰了碰他。
金光瑶直接躺在了地上。
蓝曦臣觉得自己一瞬间被冷汗浸透了,他赶紧抱起金光瑶冲出门,他一边飞奔一边流泪,微暖的夜风刺得他眼睛生疼,他觉得自己像是抱了一堆骨头,他觉得那不是金光瑶,是一具空壳。
直奔医院,急诊室的大夫揉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被蓝曦臣抱着的人,瞬间恢复清明,急急忙忙的找出葡萄糖来,给金光瑶输液,一边小心翼翼的扎针,一边怒斥一旁的蓝曦臣。
“干什么!虐待人啊!饭都不给他吃,
他差点就要饿死了!”
蓝曦臣这才反应过来,看向躺在病床上的人,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像是已经死了一般。颧骨甚至有些突出,嘴唇已经干裂了。蓝曦臣没有说话,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
“朋友?”
“不是。”
“兄弟?”
“……我是他恋人。”
“那你还饿他?”
蓝曦臣有些惊讶,他看着那位老大夫,那人正别着眉盯着自己。
“真不知道他顶着社会压力,跟你这种人在一起做什么。”
老大夫移开视线,坐回自己的位置,也不管蓝曦臣还站着,便自顾自的讲起来。
“我以前也遇到过,像你们这样的人。他们总是很辛苦的,有的被打伤,有的是一些……什么什么病。”
他扶了扶眼镜,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我以前觉得那不值得,直到后来我夫人死了,我才明白没什么不值得。或者说,我明白了,只要他觉得值得,就没有什么是不值得的。”
老大夫回头看了看微微皱起眉毛,看起来有点难受的金光瑶,又起身去把他吊水的速度调慢些,把他垂着的手放到床上。
“他的手怎么那么凉。”
蓝曦臣闻言,赶紧上前蹲下,把金光瑶的手放在手心里。金光瑶的手微微抽搐着,他微微用力,展开了金光瑶的手指,慢慢的按摩,怕他抽筋。他注意到了金光瑶的手上还带着戒指,那枚五年前,他送给他的银圈。
他突然觉得,自己手上的钻戒是如此的不协调。
“二哥……”
沉睡中的人轻声呢喃,蓝曦臣又惊又喜,回头去看那位大夫。
“是好事,他应该再睡一会就能醒了。他可能在做梦。”
蓝曦臣后知后觉的点点头,又回头去看床上的人。他嘴唇微颤,像是还再说些什么。蓝曦臣听不清,他只是不停的重复:
“我在,我在。”
天空开始破晓,他才发现昨天晚上的星星很亮,只是夜幕过去之后,它们也需要休息一会了。
老大夫睡着了,小声打着呼噜,床上的金光瑶渐渐舒展开了眉毛,不再有什么动作。蓝曦臣打开手机,看到了自己的未婚妻给自己打爆了电话,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和她的婚礼。
回个电话吧。
蓝曦臣想着,刚想抽手,却又被人攥了一下。
“可不要甩开我呀?”
蓝曦臣突然想起了那个夏夜,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蛋。
“抱歉,我不能。”
他编辑了短信发给自己的未婚妻,然后把手机放到一旁。
蓝曦臣看了看自己的手,轻轻的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丢出窗外,无名指上还有一圈红痕,上面有一个细小的“瑶”字。一想到金光瑶的手上同样也会有一个“曦”字,蓝曦臣的眉眼就瞬间柔和下来。他微微起身,啄了一下金光瑶的唇。
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了。

END.

写在后面:
果然很恶俗的剧情吧,咳,博君一笑,别太在意。期待您们的评价。

【羡桑】不似经年

云深求学组吧,不是很暧昧,应该算是友情向。是一个小片段,突发奇想来的,博君一笑,别太在意。
以上如果ok的话——
————————————————————————

“聂宗主好生威武。”

聂怀桑闻言回身,窗外倒挂一人,双手抱臂,笑着瞧他。他起身向前,走至窗边案前,俯身趴在桌上,双手拖着腮,也瞧着窗外人。

“批着宗务而已,怎的就‘威武’了?魏兄倒着讲的,可不就是那‘倒话’?小弟可听不明白,魏兄方下来罢。”

魏无羡稍愣,便挑眉纵身一跃,正落入屋内。

“我到不曾想过,你还记得?”

“穷极一生,也就那么一段快活日子。怎么不记得?”

聂怀桑冲他一笑,魏无羡又忆起那日,他在那云深求学时,第一次认识聂怀桑。也不知道是自己的伟岸身影,吸引了这略显怯懦的人儿还是怎的,这小傻子,居然主动为自己背锅。

一次,他挂在窗前看着聂怀桑苦着脸抄录本该自己抄写家规,强忍笑意说道:

“怀桑的身影当真威武啊!”

像是猜到自己回来,聂怀桑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惊讶,只是丢了手里的笔,闭了眼,靠上了椅背。

“帮魏兄抄家规,怎的就‘威武’了?魏兄这倒着,怎的也说起‘倒话’来了?还是快些下来罢。”

闻言轻笑。

“哎!都依你!”

他翻身一跃,落入窗内。

END.

【曦瑶】不要发誓(上)

写在前面:
第一次写东西,有点不知所措。
讲的大概就是瑶瑶结婚之后的事吧。
以瑶瑶的妻子的视角来写曦瑶。
大家不要讨厌她哦!她是一个好姑娘。在我心里,这样的人和瑶瑶在一起,瑶瑶会幸福的。
没有别的cp了。
现代pa
人物ooc的话非常抱歉,我会努力的。
不能接受的宝贝er们记得退出,不要在评论里乱说话哟。
以上都ok的话——

我与丈夫在一起生活许多年了。
        
我们都是三十多岁的人,没有必要再像那些小年轻一样,整天甜甜蜜蜜,如胶似漆。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他十分英俊,而且善解人意。他好像总是能猜到我在想什么,总是能够哄我开心。虽然一米七的身高在男性中实在是有些矮了,但是没关系——我本来就不喜欢穿高跟鞋,不会比他高的。
        
我曾一度认为自己配不上他,其实我现在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他唇角上扬的弧度总是能勾住我的心,他的吻落在我的眉间时,我感觉自己快要溶化掉了。

我认识他是在大学的时候,他把我宠成了公主,自己也忠于骑士这个角色。
 
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誓。

“我会爱你一辈子。”

“我发誓,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我永远都不会丢下你一人的。”

这些情侣间说滥了的话,我从来没有从他口中听到过。

我很好奇为什么,但我也从没向他提出过。也许对于我这样平庸无能的人来说,他本就像是上帝赐予我的礼物,我又怎会奢望其他。

我们在一起的10多年里,有了一个小生命,他很像我的丈夫。起名字的特权落到了辛苦了这么久的我的手里,我唤他金沐曦。 我丈夫万年不变的笑脸出现了一丝裂痕,但是那只持续了一瞬,他又恢复了原样,应下了这个名字。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我不喜欢妻管严那般的男人,巧了他不是;他并不要求我对他举案齐眉,我也不会。

我一度忘记了“他为什么不发誓”这个问题。

我们偶尔会坐在一起聊聊天,聊聊地。他说我很像他曾经的一位恋人,他说我们俩的温柔都让他感觉到满溢的幸福。

我吃味了,抱着他问那个他曾经爱过的人是什么样的女性,长得美不美,是我好看还是她好看这样的奇怪的问题。他笑着搂着我,并未答话,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那个人真的很好看,只不过并不是一位女性。

那天我像以前一样,坐在他的旁边,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他公司的工作总是很忙,虽然我只是一个插画师,一直呆在家里。可跟他在一起的时光还是很宝贵的。

阳光很好,把一切都晒得很暖。他依旧笑着,我不禁感慨,岁月都舍不得在他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我想起我画过的一幅插画,那是一盆阳光下的水仙花,像现在一样,哪里都是暖的。

我记起了那位作者写的情诗。

『如果你爱阳光,那我便给你温暖。 如果你爱花香,那我便顷刻绽放。 我发誓,你是我的一切,因为有了你,我才存在于世。 我会用我所有的时间去爱你,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执着。』①

多美,不是吗。

我的声音并不甜美,是属于比较中性的一类,略微低沉。他说他很喜欢我的声音,他说那是能让他感到幸福的声音。

我为他念,我想他会喜欢的。

可他收敛了笑容,只是瞧着我。

我几乎从没看到过他失去笑容时的表情,那让我感到慌张。

“不要对我发誓,好吗。” 他抚了抚我的发顶,起身离开了。

他从不会在我离开之前离开的。

他生气了吗。

胸口很闷,生生憋红了眼角。

我再一次想起了我疑惑了很久的问题,他为什么不发誓,他为什么不听我发誓,他在逃避什么,他在害怕什么。

阳光敛去了颜色,夜幕又为天空染上降紫,我把埋在膝间的脸转向窗外,今晚没有月亮。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他把我拦在怀里。他的胳膊搭在我的腰上,时不时会紧一紧。他的眼袋泛青,该是没有休息好,以往没有发现,大概是他醒的太早,并且在脸上打了粉。今天倒是特殊——他竟然醒的比我要晚。也许是因为昨天——他大概比以往睡的更晚了些。

我吻住了他的鼻尖,算是叫醒他的方式。他睁开眼睛稍微愣了一会,然后含住我的唇和我进行一个早安吻——这是一个习惯,从我们交往持续到现在。

“早安。”

他对我笑,像是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瞧着他,什么也没说。

他起身,看了看手表,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我。

“今天沐曦要去上小学了。”

“你还记得。”

“傻瓜,我当然记得。”

今天的沐曦很开心,他好久都没有和爸爸妈妈一起出门了。虽然行程短暂,但他依旧感到激动。

我丈夫他并没有选择家门口的学校,他给沐曦报了全市最好的小学。

他跟我开玩笑,说这是他小时候的梦。他最喜欢蹲在这所学校的大门口,透过栅栏瞧里面是什么样子。虽然他只是开个玩笑,但我还是吻了一下他的唇角以示安慰,毕竟他的童年,的确是痛苦的。

到了学校,我们把沐曦送到他所在的教室门口。

一位男子站在门边,挂着班主任的名牌。真是一位英俊的男子。他的眼角有细碎的皱纹,但是这并不能遮掩住他的魅力。看到他的第一眼,便让我想到“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么一句话。

“女士?”

意识到自己已经愣了许久,我不免有些尴尬,连忙道歉。

他并不在意,冲我笑了一下然后接过我手中的报名表。

“在这里填一下孩子父母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好吗?以后有什么事方便通知家长。”

他递给我一张表格,我填好了自己的空,转身看去,却发现我丈夫不见踪影。

我有些疑惑,蹲下问沐曦:

“沐曦,看见爸爸去哪了吗?”

“爸爸走到一半就突然跑回去了。”

沐曦扬起脸看着我,今天我丈夫特地为他点上的朱砂在阳光下格外耀眼。我丈夫小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呢?我不禁这样想。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班主任突然开口,倒是下了我一跳。我抬头,正好瞧见他看着沐曦,眼里带着点我看不懂的色彩。我们三人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我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

“真是不好意思,我丈夫可能忘了拿东西,我帮他把联系方式填上吧。”

“麻烦您了。”

我把手里的纸递给他,他伸手接过,一瞬间他瞟到了纸上的名字,差点没拿住。

“金光瑶……?……请问,您丈夫是金麟台的金总裁吗?”

他的嗓音微微有些颤抖,眸中写满了不可思议。我有些奇怪,试探着问他:

“您可是认识他?”

他沉默了一会,开口道:

“……认识,算是旧交了。以前……还跟他结过义,算是、算是兄弟吧。”

“是这样吗?阿瑶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呢!”

我有些惊讶,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我丈夫居然还有结义兄弟。因为我跟我丈夫的结婚典礼上,他并没有来。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道:

“有一段时间我去了国外,丢了大陆的卡。回来时我们家出了点事,举家南迁,再回来的时候,你们搬了家,就没再见过了。”

“这么说的话,我们倒也算家人了,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呢。”

他慌张解释的样子实在有点逗,我帮他转了个话题,笑着看他。

“我姓蓝,是这个班的班主任,也是这里的校长,我叫蓝曦臣。”

“那么蓝先生,请多指教。”

我同他握了手,把沐曦带到他旁边。他看了看报名表。

“金......沐曦吗,真是好名字。”

他笑意更甚,牵起沐曦的手,走进了教室。

————————

①我自己编的。

————————

应该是tbc吧。

————————

写在后面:
这次没有写完,很抱歉。快要期末了,下一次再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过我会尽量快些的。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这篇文呢?如果有宝贝er们发现其中有什么bug或者有哪里不明白,可以在评论里提出。期待大家的推荐喜欢和评论。

【曦瑶】尚在否,可归乎

是个画画的人,第一次写东西,超短。我是辣鸡。
如果ok的话,请。

差点忘了,是刀。
—————————————————

他一直都没有等到他想等的人。

他从屋里出来,瞧见了无人修剪因而开得恣意花,看见了一株比原先又高了些许的桃树。

等了多久?他不知道。

那人在哪?他不知道。

那人为什么不回来?

他决定出去看看。

他到了许多地方。

他见到了北方的雪原,也见到了东方都大海。

他去了苗疆,也到过东瀛。

可他哪里都没有遇到那个人。

他觉得不管哪里,和那人与自己曾游过的地方相比都差了许多。

他还是回去了,回到了自己那一片小小的天地。

他推开门,屋里很静,那人还是没有回来。

明明是室内,却比室外要更清寒些。

倒也对得起它的名字。

他执起玉箫至于唇边,箫声呜然,是重复的旋律。

「尚在否」

「可归乎」

终是无人应答。

End.

艾特我情敌er
@重度嗜糖kala♥

20fo贺图!
感谢各位关注我的宝贝er们,我会继续加油的!

emm,突然想到了一种可以偷懒的Q版画风。咳,懒癌晚期。日常欺负瑶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