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金光瑶

cp限定:all瑶,宋晓薛。雷曦澄聂蓝,其它好说。

【曦瑶】不要发誓(上)

写在前面:
第一次写东西,有点不知所措。
讲的大概就是瑶瑶结婚之后的事吧。
以瑶瑶的妻子的视角来写曦瑶。
大家不要讨厌她哦!她是一个好姑娘。在我心里,这样的人和瑶瑶在一起,瑶瑶会幸福的。
没有别的cp了。
现代pa
人物ooc的话非常抱歉,我会努力的。
不能接受的宝贝er们记得退出,不要在评论里乱说话哟。
以上都ok的话——

我与丈夫在一起生活许多年了。
        
我们都是三十多岁的人,没有必要再像那些小年轻一样,整天甜甜蜜蜜,如胶似漆。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他十分英俊,而且善解人意。他好像总是能猜到我在想什么,总是能够哄我开心。虽然一米七的身高在男性中实在是有些矮了,但是没关系——我本来就不喜欢穿高跟鞋,不会比他高的。
        
我曾一度认为自己配不上他,其实我现在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他唇角上扬的弧度总是能勾住我的心,他的吻落在我的眉间时,我感觉自己快要溶化掉了。

我认识他是在大学的时候,他把我宠成了公主,自己也忠于骑士这个角色。
 
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誓。

“我会爱你一辈子。”

“我发誓,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我永远都不会丢下你一人的。”

这些情侣间说滥了的话,我从来没有从他口中听到过。

我很好奇为什么,但我也从没向他提出过。也许对于我这样平庸无能的人来说,他本就像是上帝赐予我的礼物,我又怎会奢望其他。

我们在一起的10多年里,有了一个小生命,他很像我的丈夫。起名字的特权落到了辛苦了这么久的我的手里,我唤他金沐曦。 我丈夫万年不变的笑脸出现了一丝裂痕,但是那只持续了一瞬,他又恢复了原样,应下了这个名字。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我不喜欢妻管严那般的男人,巧了他不是;他并不要求我对他举案齐眉,我也不会。

我一度忘记了“他为什么不发誓”这个问题。

我们偶尔会坐在一起聊聊天,聊聊地。他说我很像他曾经的一位恋人,他说我们俩的温柔都让他感觉到满溢的幸福。

我吃味了,抱着他问那个他曾经爱过的人是什么样的女性,长得美不美,是我好看还是她好看这样的奇怪的问题。他笑着搂着我,并未答话,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那个人真的很好看,只不过并不是一位女性。

那天我像以前一样,坐在他的旁边,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他公司的工作总是很忙,虽然我只是一个插画师,一直呆在家里。可跟他在一起的时光还是很宝贵的。

阳光很好,把一切都晒得很暖。他依旧笑着,我不禁感慨,岁月都舍不得在他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我想起我画过的一幅插画,那是一盆阳光下的水仙花,像现在一样,哪里都是暖的。

我记起了那位作者写的情诗。

『如果你爱阳光,那我便给你温暖。 如果你爱花香,那我便顷刻绽放。 我发誓,你是我的一切,因为有了你,我才存在于世。 我会用我所有的时间去爱你,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执着。』①

多美,不是吗。

我的声音并不甜美,是属于比较中性的一类,略微低沉。他说他很喜欢我的声音,他说那是能让他感到幸福的声音。

我为他念,我想他会喜欢的。

可他收敛了笑容,只是瞧着我。

我几乎从没看到过他失去笑容时的表情,那让我感到慌张。

“不要对我发誓,好吗。” 他抚了抚我的发顶,起身离开了。

他从不会在我离开之前离开的。

他生气了吗。

胸口很闷,生生憋红了眼角。

我再一次想起了我疑惑了很久的问题,他为什么不发誓,他为什么不听我发誓,他在逃避什么,他在害怕什么。

阳光敛去了颜色,夜幕又为天空染上降紫,我把埋在膝间的脸转向窗外,今晚没有月亮。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他把我拦在怀里。他的胳膊搭在我的腰上,时不时会紧一紧。他的眼袋泛青,该是没有休息好,以往没有发现,大概是他醒的太早,并且在脸上打了粉。今天倒是特殊——他竟然醒的比我要晚。也许是因为昨天——他大概比以往睡的更晚了些。

我吻住了他的鼻尖,算是叫醒他的方式。他睁开眼睛稍微愣了一会,然后含住我的唇和我进行一个早安吻——这是一个习惯,从我们交往持续到现在。

“早安。”

他对我笑,像是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瞧着他,什么也没说。

他起身,看了看手表,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我。

“今天沐曦要去上小学了。”

“你还记得。”

“傻瓜,我当然记得。”

今天的沐曦很开心,他好久都没有和爸爸妈妈一起出门了。虽然行程短暂,但他依旧感到激动。

我丈夫他并没有选择家门口的学校,他给沐曦报了全市最好的小学。

他跟我开玩笑,说这是他小时候的梦。他最喜欢蹲在这所学校的大门口,透过栅栏瞧里面是什么样子。虽然他只是开个玩笑,但我还是吻了一下他的唇角以示安慰,毕竟他的童年,的确是痛苦的。

到了学校,我们把沐曦送到他所在的教室门口。

一位男子站在门边,挂着班主任的名牌。真是一位英俊的男子。他的眼角有细碎的皱纹,但是这并不能遮掩住他的魅力。看到他的第一眼,便让我想到“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么一句话。

“女士?”

意识到自己已经愣了许久,我不免有些尴尬,连忙道歉。

他并不在意,冲我笑了一下然后接过我手中的报名表。

“在这里填一下孩子父母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好吗?以后有什么事方便通知家长。”

他递给我一张表格,我填好了自己的空,转身看去,却发现我丈夫不见踪影。

我有些疑惑,蹲下问沐曦:

“沐曦,看见爸爸去哪了吗?”

“爸爸走到一半就突然跑回去了。”

沐曦扬起脸看着我,今天我丈夫特地为他点上的朱砂在阳光下格外耀眼。我丈夫小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呢?我不禁这样想。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班主任突然开口,倒是下了我一跳。我抬头,正好瞧见他看着沐曦,眼里带着点我看不懂的色彩。我们三人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我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

“真是不好意思,我丈夫可能忘了拿东西,我帮他把联系方式填上吧。”

“麻烦您了。”

我把手里的纸递给他,他伸手接过,一瞬间他瞟到了纸上的名字,差点没拿住。

“金光瑶……?……请问,您丈夫是金麟台的金总裁吗?”

他的嗓音微微有些颤抖,眸中写满了不可思议。我有些奇怪,试探着问他:

“您可是认识他?”

他沉默了一会,开口道:

“……认识,算是旧交了。以前……还跟他结过义,算是、算是兄弟吧。”

“是这样吗?阿瑶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呢!”

我有些惊讶,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我丈夫居然还有结义兄弟。因为我跟我丈夫的结婚典礼上,他并没有来。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道:

“有一段时间我去了国外,丢了大陆的卡。回来时我们家出了点事,举家南迁,再回来的时候,你们搬了家,就没再见过了。”

“这么说的话,我们倒也算家人了,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呢。”

他慌张解释的样子实在有点逗,我帮他转了个话题,笑着看他。

“我姓蓝,是这个班的班主任,也是这里的校长,我叫蓝曦臣。”

“那么蓝先生,请多指教。”

我同他握了手,把沐曦带到他旁边。他看了看报名表。

“金......沐曦吗,真是好名字。”

他笑意更甚,牵起沐曦的手,走进了教室。

————————

①我自己编的。

————————

应该是tbc吧。

————————

写在后面:
这次没有写完,很抱歉。快要期末了,下一次再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过我会尽量快些的。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这篇文呢?如果有宝贝er们发现其中有什么bug或者有哪里不明白,可以在评论里提出。期待大家的推荐喜欢和评论。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