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潇洒白忌酩

cp限定:魔道:all瑶,宋晓薛。雷曦澄聂蓝,其它好说。
我英:all咔。没了x

【曦瑶】成为你手中的星星

写在前面:
现代pa,恶俗八点档的感觉。。。严重跑题emm我是突发脑洞意识流,听着《六等星之夜》就想写了。其实我专写刀的,但是这次端午节没吃上粽子,就写个HE了。当然,中间带小刀刀。OOC的话。。我会努力的。以上ok的话——

“二哥,你喜欢星星吗?”
他这么问,任微风拂过他的发。夏夜的风总是暖的,却意外能够抚平人心中的燥热。夜空由绛紫渡向墨蓝,没有月亮,却是有满天繁星。
“我很喜欢。”
蓝曦臣抬头望向那些嵌在天幕之中的水晶,那是他儿时的梦,就算它看起来虚无又缥缈。忽的肩膀一沉,他偏过头,看着金光瑶头顶的发旋,轻嗅他带着清香的味道。
“那我也喜欢。”
他这么说,蓝曦臣有些奇怪。
“你本来不喜欢的吗?”
肩膀上的脑袋摇了摇,有些闷闷的说:
“本来很喜欢,之后发现无论怎样都抓不到,就不喜欢了。”
忽然,手被握住了,那只比夏天更加温热的手,把自己的手握紧了。
“那就抓住我吧。”
蓝曦臣认真的看着金光瑶,他的眼睛里仿佛也有那万千星辰,金光瑶觉得自己要痴了。
他转而握住蓝曦臣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可不要甩开我呀?”
——————————————————
金光瑶看着窗外的夜空,今天的月亮很大,很圆。却看不到星星。
他听到门外渐渐传来的脚步声,拍拍自己的脸,整理好自己的表情。今天……也许是最后一天了吧。
门开了,金光瑶笑着迎向前。
“二哥,欢迎回家。”
蓝曦臣点点头,进了屋。
“阿瑶,我……”
“二哥,快来吃饭吧。”
金光瑶打断了他要说的话,他不想听,或者说,他不敢听。
蓝曦臣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好坐到桌前。今天的晚饭很丰盛,全都是蓝曦臣喜欢吃的菜。可是谁也没有心情去细细品味,空气中弥漫着压抑。
金光瑶切了一块蛋糕,递给蓝曦臣。
“二哥,我刚学的,尝尝看。”
蓝曦臣没有接,他纠结了许久,还是开口了。
“阿瑶,我……我得走了。你知道……”
“我知道。”
金光瑶再次打断了蓝曦臣的话,他之前从没这样过。
“那二哥,过来,我给你看个东西。”
蓝曦臣点头,起身跟他往里屋走去。
门口却传来了门铃声,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曦臣?还没好吗?”
“好了!我这就来!”
蓝曦臣歉意的看了金光瑶一眼,回身朝门口走去,金光瑶慌忙拉住他的手。
“二哥!等一下,一下!”
“不行,阿瑶,我真的……真的没有时间了……”
金光瑶攥紧了手,咬着下唇拼命摇着头,他含满眼泪盯着蓝曦臣,希望他能再像以前一样,满足自己小小的愿望。
蓝曦臣最看不得他这样的表情,他看不得金光瑶掉一滴眼泪,因为这个人太坚强了,任何一滴眼泪,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曦臣?”
门口传来催促的声音。
“……抱歉。”
蓝曦臣回过神,他略微不舍的看了一眼金光瑶,然后合眸挣开了手。
“不、回来,二哥,二哥你别走……”
回应他的只有关门的声音。
——————————————————
蓝曦臣再一次听到关于金光瑶的消息,是在他结婚的前一天。金子轩给他打电话,问他他把他弟弟藏哪里去了。蓝曦臣慌了,他突然感觉自己珍惜了许多年的宝贝突然就丢了。
电话打不通,消息不在线,他带着人到处去找,旅馆,酒店,公园,他甚至利用职务之便查看了这几天飞机火车和轮船的通行记录,可是哪里都没有他。金光瑶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他找到了薛洋的号码,希望他能给自己提供一些帮助,可不想,对方只是嗤笑。
“呵,谁说他一定走了?他就是不想见你罢了。”
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扔掉了手机,夺门而出。
深夜的路上没有几辆车,正好方便了蓝曦臣在路上驰骋,他无视了所有的红绿灯,来到了他曾经的家。
那个时候他和金光瑶住的不像是现在的私人庭院,是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小区有门禁,蓝曦臣把车扔在路边翻墙进了小区。
一路跑到门前,他按门铃,没有人应。他放弃了撞门的想法,毕竟这周围住的人不少,于是他选择翻窗。
他知道金光瑶喜欢把防盗窗的钥匙挂在窗台旁边,他用手拨开里面的窗子,努力的弯腰去够那串钥匙,他不敢往下看,五楼足够让他死透了。终于够到了钥匙,他几乎是颤着手打开了防盗窗,跃进窗户。
然而,他刚落地就滑倒了。他闻到了一股酸臭的味道,借着光可以看出,大概是已经馊掉的奶油。
他爬起来,周围一片狼藉,散发着臭味,还有各种各样碎掉的东西——房间里能碎的都碎了。
“阿瑶!”
蓝曦臣喊了几声,并没有人应他,他看了卧室,书法,卫生间,厨房,哪里都没有。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扇紧闭的门。
是在那里吗?
“二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二哥,我给你看个东西。”
“二哥!一下、就一下!”
……
蓝曦臣朝那扇门走去,他的手握在了门把上,却迟迟不敢拧开。
他心一横,还是把门打开了。
“阿瑶?……阿瑶!”
他喜出望外,一个人正坐在窗边,抱着膝坐在地上,他还穿着那天的衣服,他找到他了。
他唤金光瑶,金光瑶却没应。他又有些慌神,慢慢的靠近金光瑶,然后轻轻的碰了碰他。
金光瑶直接躺在了地上。
蓝曦臣觉得自己一瞬间被冷汗浸透了,他赶紧抱起金光瑶冲出门,他一边飞奔一边流泪,微暖的夜风刺得他眼睛生疼,他觉得自己像是抱了一堆骨头,他觉得那不是金光瑶,是一具空壳。
直奔医院,急诊室的大夫揉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被蓝曦臣抱着的人,瞬间恢复清明,急急忙忙的找出葡萄糖来,给金光瑶输液,一边小心翼翼的扎针,一边怒斥一旁的蓝曦臣。
“干什么!虐待人啊!饭都不给他吃,
他差点就要饿死了!”
蓝曦臣这才反应过来,看向躺在病床上的人,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像是已经死了一般。颧骨甚至有些突出,嘴唇已经干裂了。蓝曦臣没有说话,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
“朋友?”
“不是。”
“兄弟?”
“……我是他恋人。”
“那你还饿他?”
蓝曦臣有些惊讶,他看着那位老大夫,那人正别着眉盯着自己。
“真不知道他顶着社会压力,跟你这种人在一起做什么。”
老大夫移开视线,坐回自己的位置,也不管蓝曦臣还站着,便自顾自的讲起来。
“我以前也遇到过,像你们这样的人。他们总是很辛苦的,有的被打伤,有的是一些……什么什么病。”
他扶了扶眼镜,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我以前觉得那不值得,直到后来我夫人死了,我才明白没什么不值得。或者说,我明白了,只要他觉得值得,就没有什么是不值得的。”
老大夫回头看了看微微皱起眉毛,看起来有点难受的金光瑶,又起身去把他吊水的速度调慢些,把他垂着的手放到床上。
“他的手怎么那么凉。”
蓝曦臣闻言,赶紧上前蹲下,把金光瑶的手放在手心里。金光瑶的手微微抽搐着,他微微用力,展开了金光瑶的手指,慢慢的按摩,怕他抽筋。他注意到了金光瑶的手上还带着戒指,那枚五年前,他送给他的银圈。
他突然觉得,自己手上的钻戒是如此的不协调。
“二哥……”
沉睡中的人轻声呢喃,蓝曦臣又惊又喜,回头去看那位大夫。
“是好事,他应该再睡一会就能醒了。他可能在做梦。”
蓝曦臣后知后觉的点点头,又回头去看床上的人。他嘴唇微颤,像是还再说些什么。蓝曦臣听不清,他只是不停的重复:
“我在,我在。”
天空开始破晓,他才发现昨天晚上的星星很亮,只是夜幕过去之后,它们也需要休息一会了。
老大夫睡着了,小声打着呼噜,床上的金光瑶渐渐舒展开了眉毛,不再有什么动作。蓝曦臣打开手机,看到了自己的未婚妻给自己打爆了电话,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和她的婚礼。
回个电话吧。
蓝曦臣想着,刚想抽手,却又被人攥了一下。
“可不要甩开我呀?”
蓝曦臣突然想起了那个夏夜,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蛋。
“抱歉,我不能。”
他编辑了短信发给自己的未婚妻,然后把手机放到一旁。
蓝曦臣看了看自己的手,轻轻的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丢出窗外,无名指上还有一圈红痕,上面有一个细小的“瑶”字。一想到金光瑶的手上同样也会有一个“曦”字,蓝曦臣的眉眼就瞬间柔和下来。他微微起身,啄了一下金光瑶的唇。
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了。

END.

写在后面:
果然很恶俗的剧情吧,咳,博君一笑,别太在意。期待您们的评价。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