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黄大队不扫只黄

cp限定:
魔道:all瑶,宋晓薛。
雷曦澄聂蓝,其它好说。
我英:all咔。没了x
雷出轰出,
尤其是曦澄,天雷滚滚。

【曦瑶】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写在前面——
给你们标个大写的HE。
源自空间文手挑战甜虐十题。
请以下面任意一句话为开头写一篇甜文 。
这是1,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ooc的话,我会努力的。
半夜产物,逻辑不清,抱歉。
以上如果ok的话————————————————

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雪停了。

我坐在棺上,看着庙外一片银装素裹,想起了曾经和他一同饮茶赏雪的日子。

可惜了这么大的雪。

我被封在这棺里,离不开这棺十步的距离。
我的魂魄不停的被撕扯,哪怕是现在,我也依旧感到疼痛,只不过这段时日,疼也疼惯了。

有人来了。

我抬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我有些惊讶,因为我之前听到驻守的修士说过,他闭关了。

如今出关,所谓何事?

我才看见他身后背着一张琴,他的面色有些枯槁,眼底泛青,但衣冠尚且整洁,想必是没有休息好。

他走至棺前,坐定,把琴横于膝上。

他要作何,我隐隐猜到几分。

他并不精于问灵,面色不佳,如此看来是为了练习。

果不其然,泠泠琴声响起。我轻声叹气,何苦?

尚在否?
尚在。

他面露惊喜之色,倒是让我生出几分不忍。

可归乎?
不可。

他微愣,似是不甘。

为何事?
身在棺底,不得超生。

可有怨?
有怨。

怨可除?
已除。

若我可以,放你生路…

他没有弹完,似是在思考接下来要如何措辞,我眉头紧皱,打断了他。

不可。
为何?

他看不见我,我明白的。但是他的眼确确实实是望着我的,眼里有倔强,固执,有不安,期待。没办法,这样的他,我总是没办法的。

二哥。

他望向我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

因为你是泽芜君。

他的笑容僵在嘴角。沉默了半刻,他再次动起了手指。

可是,我还是金光瑶的二哥,孟瑶的蓝涣。

这句话,我早就想听了。

可惜,我已经死了。

我感觉到自己笑了,幸福中带着些许嘲讽。

是啊,我已经死了。

许久没有答复,他的神色有些慌张。

阿瑶,蓝曦臣一直心悦于你。除了你,再也无人能让他动情。

我有些发愣,这句心悦,我差点忘了。这句我到死都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心悦,死后却是听到了。

我释然一笑。

你别等我了。我回不去了。
金光瑶死了,他的二哥不要他了,
孟瑶也死了,他的蓝涣跟着他一同安眠。
现在我也死了,那蓝曦臣愿意陪我一起吗?

他沉默了许久,终于展露了笑颜。

好,蓝曦臣也死了,他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解下了他的抹额,伸出一只手。我向前探身,把脸贴上去。

我碰到你了吗?
嗯。

他手掌微动仿佛在摩挲我的脸。

泽芜君,等你完成你的使命,我等你。

不自觉的,我这么说了,他看起来更是开心了。

嗯,我会回来的。

他把身子前倾,我也向前,轻轻的贴上他的唇。

我吻到你了吗?
嗯。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手指轻抚着他系在棺边的抹额。

我离开人世的这个冬天,蓝曦臣也走了,他说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

我不禁轻笑出声,被撕扯的灵魂仿佛也不那么痛了。

END.—————————————————————

写在后面——
看起来比较奇怪,以后会努力的。
望能博君一笑,依旧期待各位的喜欢评论以及推荐。

评论(9)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