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金光瑶

cp限定:all瑶,宋晓薛。雷曦澄聂蓝,其它好说。

【曦瑶】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

写在前面——
咳,这里还是源自空间的文手甜虐十题挑战。
选择一下任意一句话为开头,写一篇甜文。
这是2,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
这里是现代梗,大概是两情相悦默默厮守的感觉吧。
ooc的话,我会努力。。
依旧短小x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

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

街边的咖啡馆,总是一个吸引人的地方。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坐在窗边,享受夕阳。

我轻轻搅拌杯里的咖啡,看着行人,放空思想。你坐在我的对面,切下一块蛋糕,盯着我瞧。

“怎么了二哥,你这样瞧着我,我有些不自在。”

我笑了,你也跟着我笑。

“阿瑶,我听说这个新款蛋糕很好吃,你尝尝。”

蛋糕伸到了我的嘴边,我一口含住,咬住叉子不松口。

“阿瑶。。”

你又这样轻声唤我。其实我很喜欢你这样,这样拿我没办法的样子。我松了口,你把叉子拿回去,又切下来一块放到嘴里,细细咀嚼。

“好吃吗?”

你咽下了口中的蛋糕,我看着你喝了一口柠檬水,突然想到你不是很喜欢吃甜的。但我还是忍不住这样问了。

“阿瑶觉得呢?”

你又反过来问我,真是狡猾。

“我觉得挺好吃的。”
“那我也觉得好吃。”
“那我要是觉得不好吃呢?”
“嗯。。那我也不喜欢。”

我们又笑了,夕阳把一切都染成了暖橙色。

我们并不是是情侣,都是四十多岁的男人,都是有家室的人了。

我唤你二哥,所以我们是结义兄弟。

这样的咖啡厅小聚,每周都会发生,这是我们二十多年来,行成的习惯。

如果说我没有对你动情,那绝对是骗人的。我也相信,你喜欢我。或者说,我相信你是爱我的。

但是我没有说出口,很默契的,你也没有。但我认为,我们很幸福,至少我们并不痛苦。

我们总是站在对方身边,总是这样,一起分享快乐,也会一同分担痛苦。

我们能做在一起,能看同一片街景,能共同享受夕阳,能吃掉同一块蛋糕,能同时展露笑颜,能看着对方的眼角慢慢堆上皱纹,能看着对方的耳鬓渐渐泛白。。

没有什么,比这更幸福了。

我们谁都没有对谁说过一次喜欢,更没有谁对谁倾吐过一次爱意,但是我们无时无刻不被对方感动着。

我能看到你的眼睛,你也能看到我的。

还有什么能比陪伴更长情呢?

END.
————————————————————
写在后面——
啊,感觉还是没有表达出自己想要的感觉。
果然还得继续加油啊。
望能博君一笑,依旧期待各位的红心蓝手以及评论。

【曦瑶】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写在前面——
给你们标个大写的HE。
源自空间文手挑战甜虐十题。
请以下面任意一句话为开头写一篇甜文 。
这是1,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ooc的话,我会努力的。
半夜产物,逻辑不清,抱歉。
以上如果ok的话————————————————

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雪停了。

我坐在棺上,看着庙外一片银装素裹,想起了曾经和他一同饮茶赏雪的日子。

可惜了这么大的雪。

我被封在这棺里,离不开这棺十步的距离。
我的魂魄不停的被撕扯,哪怕是现在,我也依旧感到疼痛,只不过这段时日,疼也疼惯了。

有人来了。

我抬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我有些惊讶,因为我之前听到驻守的修士说过,他闭关了。

如今出关,所谓何事?

我才看见他身后背着一张琴,他的面色有些枯槁,眼底泛青,但衣冠尚且整洁,想必是没有休息好。

他走至棺前,坐定,把琴横于膝上。

他要作何,我隐隐猜到几分。

他并不精于问灵,面色不佳,如此看来是为了练习。

果不其然,泠泠琴声响起。我轻声叹气,何苦?

尚在否?
尚在。

他面露惊喜之色,倒是让我生出几分不忍。

可归乎?
不可。

他微愣,似是不甘。

为何事?
身在棺底,不得超生。

可有怨?
有怨。

怨可除?
已除。

若我可以,放你生路…

他没有弹完,似是在思考接下来要如何措辞,我眉头紧皱,打断了他。

不可。
为何?

他看不见我,我明白的。但是他的眼确确实实是望着我的,眼里有倔强,固执,有不安,期待。没办法,这样的他,我总是没办法的。

二哥。

他望向我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

因为你是泽芜君。

他的笑容僵在嘴角。沉默了半刻,他再次动起了手指。

可是,我还是金光瑶的二哥,孟瑶的蓝涣。

这句话,我早就想听了。

可惜,我已经死了。

我感觉到自己笑了,幸福中带着些许嘲讽。

是啊,我已经死了。

许久没有答复,他的神色有些慌张。

阿瑶,蓝曦臣一直心悦于你。除了你,再也无人能让他动情。

我有些发愣,这句心悦,我差点忘了。这句我到死都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心悦,死后却是听到了。

我释然一笑。

你别等我了。我回不去了。
金光瑶死了,他的二哥不要他了,
孟瑶也死了,他的蓝涣跟着他一同安眠。
现在我也死了,那蓝曦臣愿意陪我一起吗?

他沉默了许久,终于展露了笑颜。

好,蓝曦臣也死了,他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解下了他的抹额,伸出一只手。我向前探身,把脸贴上去。

我碰到你了吗?
嗯。

他手掌微动仿佛在摩挲我的脸。

泽芜君,等你完成你的使命,我等你。

不自觉的,我这么说了,他看起来更是开心了。

嗯,我会回来的。

他把身子前倾,我也向前,轻轻的贴上他的唇。

我吻到你了吗?
嗯。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手指轻抚着他系在棺边的抹额。

我离开人世的这个冬天,蓝曦臣也走了,他说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

我不禁轻笑出声,被撕扯的灵魂仿佛也不那么痛了。

END.—————————————————————

写在后面——
看起来比较奇怪,以后会努力的。
望能博君一笑,依旧期待各位的喜欢评论以及推荐。

【曦瑶/曲梗】Almost lover

写在前面——
现代BE,看题目就能知道的。
Almost  lover是一首很不错的歌,推给大家。
OOC的话,我会继续努力的。
曦瑶很好,我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
好久没写曲梗了,我已经过气了。
以上没问题的话————————————

『Your fingertips across my skin,The palm trees swaying in the wind.
     你的指尖轻滑过我的肌肤,棕榈树在风中翩翩摇摆,』

你总是这样揽着我的肩膀,微风吹拂,叶子随风响动,傍晚的阳光透过叶子撒下,一闪,一闪的,美,却不真实。

这样的场景成了我大脑深处的烙印,只要一提到你,我就能想到夕阳,树叶,和你微暖的手。

『You sang me Spanish lullabies,The sweetest sadness in your eyes.
     你为我吟唱那西班牙摇篮曲,你的眼中映出甜蜜的忧伤。』

那天夜里,你像往常一样揽着我,也像往常一样哼着小曲。

你总是哼那首西班牙摇篮曲,你总是把下巴抵在我的头上,你总是喜欢从背后抱着我。这些习惯已经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养成的了。

你的声音依旧低沉,可是我却听到了一丝压抑的痛苦。我转过去看向你,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你的幸福,你的悲伤,但是我看不到我们的未来。

『Clever trick.
    真是高明的手段。』

『We walked along a crowded street,You took my hand and danced with me.
     我们穿行在拥挤的街道,你拉住我的手与我共舞。』

我还记得在这条街上,你拉着我的手奔跑。你喝醉了,我一点都不奇怪,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我的心跳的非常快,这是我控制不了的。你拉着我一直跑,一直跑。路上的人都在侧目围观,但是你却丝毫没有自觉。

你一直拉着我跑到了沙滩上,海的夜景很美,我却来不及欣赏,因为你不停的拉着我转圈,你说这是爱的华尔兹。

『And when you left, you kissed my lips,You told me you would never, never forget.
     当你离开时,你吻着我的唇,说着你永不忘记这一幕。』

还是这条街,你拉着我一直走到了尽头。还是那片沙滩,你拉着我坐到了海边。我的心又开始快速跳动,这一点真的是怎么都改不了。

你撩开我的头发,轻轻吻住了我,我们的唇贴在一起,谁都没有进一步动作。你很快就放开了我,你看着我,很认真的说:

“阿瑶,我真的好爱你。”

『No.
     不。』

你明明知道要离开我,为什么又要说爱我?

『Well, I never want to see you unhappy,I thought you want the same for me.
    我永远不愿看见你不快乐的样子,我以为你也一样。』

我以为我总是能把表情控制的很好,我像以前那样微微笑着,但是嘴唇总是抑制不住的颤抖。啊,被发现了怎么办呢。

我用力抿紧嘴唇,看着你逐渐模糊的脸。不行啊,不能让你看到,不然你会难过的。

我笑了好久,我不敢眨眼,我怕眼腈一动,就坚持不住了。直到我感觉风吹在脸上凉凉的,我才发觉,眼泪还是掉下来了。

啊,真是没用啊。

我有些委屈,终于绷不住嘴角,低下头去胡乱的揉着眼睛。等呼吸稍微平稳了一点,我才小心翼翼的抬头去看你的表情。

结果发现,你已经不见了。

什么啊,走的好快,害得我白担心一场。可能是揉的太厉害,我感觉眼泪一直往外流,我不停的擦,它不停的流,后来干脆不管了,我只想回家。

『I cannot go to the ocean,I cannot drive the streets at night,I cannot wake up in the morning.Without you on my mind.
我再也无法回到昔日的海边,我再也无法行驶在午夜的街道,我再也无法在清晨醒来。若我的脑海中没有浮现你的面孔 。』

不知道是第几天,其实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我依旧被埋在各种各样的文件中。只不过电脑边少了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牛奶,床上少了一个枕头,衣柜里少了几件衣服,少了个杯子,少了双拖鞋罢了。

有的时候我会经过那片海滩,可是眼睛总是微微发酸。有时加班后,一个人坐在公交车上,看着午夜的街景,总会暗自神伤。每天清晨,还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总是习惯性的摸向身旁,总是摸空,然后一惊,然后清醒。

是啊,早就不在了呢。

『So you're gone and I'm haunted,And I bet you are just fine.
     你已离去我却还被回忆缠绕,可我估计你现在过的十分自在。』

我总是告诉自己,要做一个绝情的人。可是你总是那么固执的浮上我的脑海。思绪最扰人,我却不知道如何忘记。

罢了,记得便记得吧。

那天我在商场遇见了你和你的恋人,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你嘴角是我熟悉的弧度,我有一点难过,你是不是忘记了你说过的话?

“我的温柔都是给你的。”

我还记得呢。

『Did I make it that,Easy to walk right in and out,Of my life?
    是我促使你,能够如此轻易地,在我生命中徘徊么?』

我遇到了阿洋,他还是老样子。他陪我喝酒,我的确是很久没有喝过酒了。我问他要不要喝红酒,他说他习惯喝米酒。我问他为什么我忘不掉你呢,他说是我太习惯身边有你的日子了。

我笑了,他也笑,笑着骂我自作自受,我跟他打了一架,应该说是我单方面捶他,他都懒得躲了。后来我累了,靠在沙发背上昏昏欲睡。迷迷糊糊看着他嚼碎了糖,然后点了根烟。

“你本来就该一个人。”

我听见他这么说了。

『Goodbye, my almost lover,Goodbye, my hopeless dream.
     再见了,我无缘的爱人, 再见了,我无望的梦想。』

我收到了一封请帖,是你的字,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你给我写过无数封信,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封。

我在衣柜里挑了好久,终于找出了一身白色的正装。样式很是华丽。其实我以为你会喜欢那种淳朴的风格,但是我记得我穿着这套衣服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说这世间万物都不若我美。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问问你,我和新娘比起来,谁更美些?

『I'm trying not to think about you,Can't you just let me be?
    我尽力不再想你,请放过我让我独自离去。』

婚礼那天,你的衣服跟我的款式很像,我有那么一点开心。大哥看我的表情有点奇怪,说话也比以往温柔,我有些不习惯,大哥还是凶巴巴的比较好。

平常不管多么小心认真的你,婚礼上怎么可以走神呢?别老看着我呀,我的脸都快笑僵了。不过总算捱到了婚礼结束,可惜胃病犯了,没能享用一顿大餐。

『So long, my luckless romance,My back is turned on you.
     再见了我不幸的爱,我将转身离去。』

公司调值,我要去奥地利了。维也纳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那里像是一个梦,可惜梦里没有你。

『Should have known you bring me heartache
    早该知道你只能带给我无尽的心伤,』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注定不能给我一个家。也许你真的是爱我的,但是这不代表我们可以走到最后。也许就像是相交线吧,总会有交点,但终会永远分离。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Almost lovers always do.
    无缘的爱人总是如此。 』

写在后面——
感觉最近脱离不了八点档的诅咒,越写越辣鸡。
我会继续加油的,期待大家的红心蓝手以及评论。

【曦瑶】成为你手中的星星

写在前面:
现代pa,恶俗八点档的感觉。。。严重跑题emm我是突发脑洞意识流,听着《六等星之夜》就想写了。其实我专写刀的,但是这次端午节没吃上粽子,就写个HE了。当然,中间带小刀刀。OOC的话。。我会努力的。以上ok的话——

“二哥,你喜欢星星吗?”
他这么问,任微风拂过他的发。夏夜的风总是暖的,却意外能够抚平人心中的燥热。夜空由绛紫渡向墨蓝,没有月亮,却是有满天繁星。
“我很喜欢。”
蓝曦臣抬头望向那些嵌在天幕之中的水晶,那是他儿时的梦,就算它看起来虚无又缥缈。忽的肩膀一沉,他偏过头,看着金光瑶头顶的发旋,轻嗅他带着清香的味道。
“那我也喜欢。”
他这么说,蓝曦臣有些奇怪。
“你本来不喜欢的吗?”
肩膀上的脑袋摇了摇,有些闷闷的说:
“本来很喜欢,之后发现无论怎样都抓不到,就不喜欢了。”
忽然,手被握住了,那只比夏天更加温热的手,把自己的手握紧了。
“那就抓住我吧。”
蓝曦臣认真的看着金光瑶,他的眼睛里仿佛也有那万千星辰,金光瑶觉得自己要痴了。
他转而握住蓝曦臣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可不要甩开我呀?”
——————————————————
金光瑶看着窗外的夜空,今天的月亮很大,很圆。却看不到星星。
他听到门外渐渐传来的脚步声,拍拍自己的脸,整理好自己的表情。今天……也许是最后一天了吧。
门开了,金光瑶笑着迎向前。
“二哥,欢迎回家。”
蓝曦臣点点头,进了屋。
“阿瑶,我……”
“二哥,快来吃饭吧。”
金光瑶打断了他要说的话,他不想听,或者说,他不敢听。
蓝曦臣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好坐到桌前。今天的晚饭很丰盛,全都是蓝曦臣喜欢吃的菜。可是谁也没有心情去细细品味,空气中弥漫着压抑。
金光瑶切了一块蛋糕,递给蓝曦臣。
“二哥,我刚学的,尝尝看。”
蓝曦臣没有接,他纠结了许久,还是开口了。
“阿瑶,我……我得走了。你知道……”
“我知道。”
金光瑶再次打断了蓝曦臣的话,他之前从没这样过。
“那二哥,过来,我给你看个东西。”
蓝曦臣点头,起身跟他往里屋走去。
门口却传来了门铃声,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曦臣?还没好吗?”
“好了!我这就来!”
蓝曦臣歉意的看了金光瑶一眼,回身朝门口走去,金光瑶慌忙拉住他的手。
“二哥!等一下,一下!”
“不行,阿瑶,我真的……真的没有时间了……”
金光瑶攥紧了手,咬着下唇拼命摇着头,他含满眼泪盯着蓝曦臣,希望他能再像以前一样,满足自己小小的愿望。
蓝曦臣最看不得他这样的表情,他看不得金光瑶掉一滴眼泪,因为这个人太坚强了,任何一滴眼泪,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曦臣?”
门口传来催促的声音。
“……抱歉。”
蓝曦臣回过神,他略微不舍的看了一眼金光瑶,然后合眸挣开了手。
“不、回来,二哥,二哥你别走……”
回应他的只有关门的声音。
——————————————————
蓝曦臣再一次听到关于金光瑶的消息,是在他结婚的前一天。金子轩给他打电话,问他他把他弟弟藏哪里去了。蓝曦臣慌了,他突然感觉自己珍惜了许多年的宝贝突然就丢了。
电话打不通,消息不在线,他带着人到处去找,旅馆,酒店,公园,他甚至利用职务之便查看了这几天飞机火车和轮船的通行记录,可是哪里都没有他。金光瑶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他找到了薛洋的号码,希望他能给自己提供一些帮助,可不想,对方只是嗤笑。
“呵,谁说他一定走了?他就是不想见你罢了。”
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扔掉了手机,夺门而出。
深夜的路上没有几辆车,正好方便了蓝曦臣在路上驰骋,他无视了所有的红绿灯,来到了他曾经的家。
那个时候他和金光瑶住的不像是现在的私人庭院,是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小区有门禁,蓝曦臣把车扔在路边翻墙进了小区。
一路跑到门前,他按门铃,没有人应。他放弃了撞门的想法,毕竟这周围住的人不少,于是他选择翻窗。
他知道金光瑶喜欢把防盗窗的钥匙挂在窗台旁边,他用手拨开里面的窗子,努力的弯腰去够那串钥匙,他不敢往下看,五楼足够让他死透了。终于够到了钥匙,他几乎是颤着手打开了防盗窗,跃进窗户。
然而,他刚落地就滑倒了。他闻到了一股酸臭的味道,借着光可以看出,大概是已经馊掉的奶油。
他爬起来,周围一片狼藉,散发着臭味,还有各种各样碎掉的东西——房间里能碎的都碎了。
“阿瑶!”
蓝曦臣喊了几声,并没有人应他,他看了卧室,书法,卫生间,厨房,哪里都没有。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扇紧闭的门。
是在那里吗?
“二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二哥,我给你看个东西。”
“二哥!一下、就一下!”
……
蓝曦臣朝那扇门走去,他的手握在了门把上,却迟迟不敢拧开。
他心一横,还是把门打开了。
“阿瑶?……阿瑶!”
他喜出望外,一个人正坐在窗边,抱着膝坐在地上,他还穿着那天的衣服,他找到他了。
他唤金光瑶,金光瑶却没应。他又有些慌神,慢慢的靠近金光瑶,然后轻轻的碰了碰他。
金光瑶直接躺在了地上。
蓝曦臣觉得自己一瞬间被冷汗浸透了,他赶紧抱起金光瑶冲出门,他一边飞奔一边流泪,微暖的夜风刺得他眼睛生疼,他觉得自己像是抱了一堆骨头,他觉得那不是金光瑶,是一具空壳。
直奔医院,急诊室的大夫揉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被蓝曦臣抱着的人,瞬间恢复清明,急急忙忙的找出葡萄糖来,给金光瑶输液,一边小心翼翼的扎针,一边怒斥一旁的蓝曦臣。
“干什么!虐待人啊!饭都不给他吃,
他差点就要饿死了!”
蓝曦臣这才反应过来,看向躺在病床上的人,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像是已经死了一般。颧骨甚至有些突出,嘴唇已经干裂了。蓝曦臣没有说话,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
“朋友?”
“不是。”
“兄弟?”
“……我是他恋人。”
“那你还饿他?”
蓝曦臣有些惊讶,他看着那位老大夫,那人正别着眉盯着自己。
“真不知道他顶着社会压力,跟你这种人在一起做什么。”
老大夫移开视线,坐回自己的位置,也不管蓝曦臣还站着,便自顾自的讲起来。
“我以前也遇到过,像你们这样的人。他们总是很辛苦的,有的被打伤,有的是一些……什么什么病。”
他扶了扶眼镜,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我以前觉得那不值得,直到后来我夫人死了,我才明白没什么不值得。或者说,我明白了,只要他觉得值得,就没有什么是不值得的。”
老大夫回头看了看微微皱起眉毛,看起来有点难受的金光瑶,又起身去把他吊水的速度调慢些,把他垂着的手放到床上。
“他的手怎么那么凉。”
蓝曦臣闻言,赶紧上前蹲下,把金光瑶的手放在手心里。金光瑶的手微微抽搐着,他微微用力,展开了金光瑶的手指,慢慢的按摩,怕他抽筋。他注意到了金光瑶的手上还带着戒指,那枚五年前,他送给他的银圈。
他突然觉得,自己手上的钻戒是如此的不协调。
“二哥……”
沉睡中的人轻声呢喃,蓝曦臣又惊又喜,回头去看那位大夫。
“是好事,他应该再睡一会就能醒了。他可能在做梦。”
蓝曦臣后知后觉的点点头,又回头去看床上的人。他嘴唇微颤,像是还再说些什么。蓝曦臣听不清,他只是不停的重复:
“我在,我在。”
天空开始破晓,他才发现昨天晚上的星星很亮,只是夜幕过去之后,它们也需要休息一会了。
老大夫睡着了,小声打着呼噜,床上的金光瑶渐渐舒展开了眉毛,不再有什么动作。蓝曦臣打开手机,看到了自己的未婚妻给自己打爆了电话,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和她的婚礼。
回个电话吧。
蓝曦臣想着,刚想抽手,却又被人攥了一下。
“可不要甩开我呀?”
蓝曦臣突然想起了那个夏夜,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蛋。
“抱歉,我不能。”
他编辑了短信发给自己的未婚妻,然后把手机放到一旁。
蓝曦臣看了看自己的手,轻轻的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丢出窗外,无名指上还有一圈红痕,上面有一个细小的“瑶”字。一想到金光瑶的手上同样也会有一个“曦”字,蓝曦臣的眉眼就瞬间柔和下来。他微微起身,啄了一下金光瑶的唇。
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了。

END.

写在后面:
果然很恶俗的剧情吧,咳,博君一笑,别太在意。期待您们的评价。

【曦瑶】不要发誓(上)

写在前面:
第一次写东西,有点不知所措。
讲的大概就是瑶瑶结婚之后的事吧。
以瑶瑶的妻子的视角来写曦瑶。
大家不要讨厌她哦!她是一个好姑娘。在我心里,这样的人和瑶瑶在一起,瑶瑶会幸福的。
没有别的cp了。
现代pa
人物ooc的话非常抱歉,我会努力的。
不能接受的宝贝er们记得退出,不要在评论里乱说话哟。
以上都ok的话——

我与丈夫在一起生活许多年了。
        
我们都是三十多岁的人,没有必要再像那些小年轻一样,整天甜甜蜜蜜,如胶似漆。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他十分英俊,而且善解人意。他好像总是能猜到我在想什么,总是能够哄我开心。虽然一米七的身高在男性中实在是有些矮了,但是没关系——我本来就不喜欢穿高跟鞋,不会比他高的。
        
我曾一度认为自己配不上他,其实我现在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他唇角上扬的弧度总是能勾住我的心,他的吻落在我的眉间时,我感觉自己快要溶化掉了。

我认识他是在大学的时候,他把我宠成了公主,自己也忠于骑士这个角色。
 
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誓。

“我会爱你一辈子。”

“我发誓,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我永远都不会丢下你一人的。”

这些情侣间说滥了的话,我从来没有从他口中听到过。

我很好奇为什么,但我也从没向他提出过。也许对于我这样平庸无能的人来说,他本就像是上帝赐予我的礼物,我又怎会奢望其他。

我们在一起的10多年里,有了一个小生命,他很像我的丈夫。起名字的特权落到了辛苦了这么久的我的手里,我唤他金沐曦。 我丈夫万年不变的笑脸出现了一丝裂痕,但是那只持续了一瞬,他又恢复了原样,应下了这个名字。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我不喜欢妻管严那般的男人,巧了他不是;他并不要求我对他举案齐眉,我也不会。

我一度忘记了“他为什么不发誓”这个问题。

我们偶尔会坐在一起聊聊天,聊聊地。他说我很像他曾经的一位恋人,他说我们俩的温柔都让他感觉到满溢的幸福。

我吃味了,抱着他问那个他曾经爱过的人是什么样的女性,长得美不美,是我好看还是她好看这样的奇怪的问题。他笑着搂着我,并未答话,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那个人真的很好看,只不过并不是一位女性。

那天我像以前一样,坐在他的旁边,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他公司的工作总是很忙,虽然我只是一个插画师,一直呆在家里。可跟他在一起的时光还是很宝贵的。

阳光很好,把一切都晒得很暖。他依旧笑着,我不禁感慨,岁月都舍不得在他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我想起我画过的一幅插画,那是一盆阳光下的水仙花,像现在一样,哪里都是暖的。

我记起了那位作者写的情诗。

『如果你爱阳光,那我便给你温暖。 如果你爱花香,那我便顷刻绽放。 我发誓,你是我的一切,因为有了你,我才存在于世。 我会用我所有的时间去爱你,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执着。』①

多美,不是吗。

我的声音并不甜美,是属于比较中性的一类,略微低沉。他说他很喜欢我的声音,他说那是能让他感到幸福的声音。

我为他念,我想他会喜欢的。

可他收敛了笑容,只是瞧着我。

我几乎从没看到过他失去笑容时的表情,那让我感到慌张。

“不要对我发誓,好吗。” 他抚了抚我的发顶,起身离开了。

他从不会在我离开之前离开的。

他生气了吗。

胸口很闷,生生憋红了眼角。

我再一次想起了我疑惑了很久的问题,他为什么不发誓,他为什么不听我发誓,他在逃避什么,他在害怕什么。

阳光敛去了颜色,夜幕又为天空染上降紫,我把埋在膝间的脸转向窗外,今晚没有月亮。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他把我拦在怀里。他的胳膊搭在我的腰上,时不时会紧一紧。他的眼袋泛青,该是没有休息好,以往没有发现,大概是他醒的太早,并且在脸上打了粉。今天倒是特殊——他竟然醒的比我要晚。也许是因为昨天——他大概比以往睡的更晚了些。

我吻住了他的鼻尖,算是叫醒他的方式。他睁开眼睛稍微愣了一会,然后含住我的唇和我进行一个早安吻——这是一个习惯,从我们交往持续到现在。

“早安。”

他对我笑,像是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瞧着他,什么也没说。

他起身,看了看手表,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我。

“今天沐曦要去上小学了。”

“你还记得。”

“傻瓜,我当然记得。”

今天的沐曦很开心,他好久都没有和爸爸妈妈一起出门了。虽然行程短暂,但他依旧感到激动。

我丈夫他并没有选择家门口的学校,他给沐曦报了全市最好的小学。

他跟我开玩笑,说这是他小时候的梦。他最喜欢蹲在这所学校的大门口,透过栅栏瞧里面是什么样子。虽然他只是开个玩笑,但我还是吻了一下他的唇角以示安慰,毕竟他的童年,的确是痛苦的。

到了学校,我们把沐曦送到他所在的教室门口。

一位男子站在门边,挂着班主任的名牌。真是一位英俊的男子。他的眼角有细碎的皱纹,但是这并不能遮掩住他的魅力。看到他的第一眼,便让我想到“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么一句话。

“女士?”

意识到自己已经愣了许久,我不免有些尴尬,连忙道歉。

他并不在意,冲我笑了一下然后接过我手中的报名表。

“在这里填一下孩子父母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好吗?以后有什么事方便通知家长。”

他递给我一张表格,我填好了自己的空,转身看去,却发现我丈夫不见踪影。

我有些疑惑,蹲下问沐曦:

“沐曦,看见爸爸去哪了吗?”

“爸爸走到一半就突然跑回去了。”

沐曦扬起脸看着我,今天我丈夫特地为他点上的朱砂在阳光下格外耀眼。我丈夫小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呢?我不禁这样想。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班主任突然开口,倒是下了我一跳。我抬头,正好瞧见他看着沐曦,眼里带着点我看不懂的色彩。我们三人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我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

“真是不好意思,我丈夫可能忘了拿东西,我帮他把联系方式填上吧。”

“麻烦您了。”

我把手里的纸递给他,他伸手接过,一瞬间他瞟到了纸上的名字,差点没拿住。

“金光瑶……?……请问,您丈夫是金麟台的金总裁吗?”

他的嗓音微微有些颤抖,眸中写满了不可思议。我有些奇怪,试探着问他:

“您可是认识他?”

他沉默了一会,开口道:

“……认识,算是旧交了。以前……还跟他结过义,算是、算是兄弟吧。”

“是这样吗?阿瑶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呢!”

我有些惊讶,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我丈夫居然还有结义兄弟。因为我跟我丈夫的结婚典礼上,他并没有来。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道:

“有一段时间我去了国外,丢了大陆的卡。回来时我们家出了点事,举家南迁,再回来的时候,你们搬了家,就没再见过了。”

“这么说的话,我们倒也算家人了,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呢。”

他慌张解释的样子实在有点逗,我帮他转了个话题,笑着看他。

“我姓蓝,是这个班的班主任,也是这里的校长,我叫蓝曦臣。”

“那么蓝先生,请多指教。”

我同他握了手,把沐曦带到他旁边。他看了看报名表。

“金......沐曦吗,真是好名字。”

他笑意更甚,牵起沐曦的手,走进了教室。

————————

①我自己编的。

————————

应该是tbc吧。

————————

写在后面:
这次没有写完,很抱歉。快要期末了,下一次再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过我会尽量快些的。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这篇文呢?如果有宝贝er们发现其中有什么bug或者有哪里不明白,可以在评论里提出。期待大家的推荐喜欢和评论。

【曦瑶】尚在否,可归乎

是个画画的人,第一次写东西,超短。我是辣鸡。
如果ok的话,请。

差点忘了,是刀。
—————————————————

他一直都没有等到他想等的人。

他从屋里出来,瞧见了无人修剪因而开得恣意花,看见了一株比原先又高了些许的桃树。

等了多久?他不知道。

那人在哪?他不知道。

那人为什么不回来?

他决定出去看看。

他到了许多地方。

他见到了北方的雪原,也见到了东方都大海。

他去了苗疆,也到过东瀛。

可他哪里都没有遇到那个人。

他觉得不管哪里,和那人与自己曾游过的地方相比都差了许多。

他还是回去了,回到了自己那一片小小的天地。

他推开门,屋里很静,那人还是没有回来。

明明是室内,却比室外要更清寒些。

倒也对得起它的名字。

他执起玉箫至于唇边,箫声呜然,是重复的旋律。

「尚在否」

「可归乎」

终是无人应答。

End.

艾特我情敌er
@重度嗜糖kala♥

20fo贺图!
感谢各位关注我的宝贝er们,我会继续加油的!

emm,突然想到了一种可以偷懒的Q版画风。咳,懒癌晚期。日常欺负瑶瑶。。